“影像历史”(英文名Photographing History)是一个以时间和空间为基本框架的影像数据库项目,旨在以数字化和数据化的方式将底片、照片、信息和历史文本记录转化成为了模块化的内容,使得摄影者、收藏家及研究者得以在数据框架中共同重组影像的历史,建立不同于经过筛选的艺术影像所书写的历史。影像历史收录的多是未经筛选的摄影图片,更多地关注身处不同历史时代,承担不同社会角色的摄影者、收藏家和研究者,是如何通过其社会角色及技能来记录其所在的社会生活、工作经历和其它社会性因素。
  我们相信,图像即史。历史中遗留与沉淀而成的图片并非以空洞而跳脱的方式孤立呈现。因此,我们通过聚焦时空框架、元数据标注以及数据分析,将拍摄者、时间、地点、图片及事件勾连,意图将这些相片还原到其诞生的真实时空坐标中,勾勒出摄影师创作动机、行走轨迹和时间动态,并配合摄影师的个人日记、口述志、采访记录等等资料,将个人的小我与时代的大我相连接,让普通用户能够从更加立体和真实的历史语境中去欣赏和感知影像作品和那段历史。
  同时,作为一个研究型专题影像数据库,“影像历史”关注图像背后的技术。我们不仅对图片进行具体的技术参数分析,对底片、照片的生产品牌、年代、工艺以及银盐颗粒度、对比度和清晰度、色彩等等技术数据进行测量和分析,还运用人工智能技术进行照片的主题聚类和对象识别,试图把握不同时期的拍摄对象和每个摄影师创作的个人风格,并将这些技术参数公开,使数据库用户对从19世纪末期的古典工艺到传统的银盐胶片摄影再到最新的数码摄影背后的生成机制有更多专业了解,带来更多技术革新衍生出的创作可能。
  “影像历史”认为影像不仅是记录历史与社会变迁的有力历史佐证,为影像欣赏者与研究者提供了丰富的历史研究资料,同时还以其自身的丰富性内涵和多元语义内容成为了与文字不同的历史叙事,表达了人类情感在特定社会与文化语境中的复杂性和丰富性。

舟山沈家门

一九八三年秋天, 文革结束已近八年,三中全会后的国家,改革开放政策逐步落实,文化界思想开放已经形成气候,艺术领域已经慢慢走出禁锢,年轻人思想空前活跃。

那年我和张安鲁、程华两位好友结伴去浙江普陀岛采风。我们作为文艺青年也是跃跃欲试,希望用摄影表达自己对这个新社会的看法,尝试寻找自己感兴趣的内容进行拍摄。 当时我们的摄影装备也算比较专业,135海鸥DF照相机和美能达SRT照相机,配备标准镜头、24和200镜头,国产代代红和日产富士黑白胶卷,富士、樱花、柯达彩色胶卷,在年青人中也算豪配了。 由于我们都有很好的专业背景,大家都从师优秀的前辈摄影家。我的老师是当时南京市摄影创作组长王远明先生,他们的老师都是49年前就从事专业摄影的老辈摄影家。 我们都受过严格的专业训练,基础都特别扎实,暗房功夫也特别好,彩色和黑白冲洗、放大都是自己动手,因此拍摄还是相当自信。

在这之前专门出去采风的机会并不多,我们都是在工作单位调假前往浙江。坦率的说,当时对于摄影表现的思路并不清晰,现在看来充其量也只是采集素材而已。而之前我们作为半专业的摄影人也已经从事摄影有七八个年头了,总觉得应该拿出一些有分量的作品。当时浙江的普陀风景区并不在我们的主要视线内,我们感兴趣的是渔港,初到沈家门我们异常兴奋,延码头一路拍摄过去,主要拍摄对象是渔船、渔港和渔民的工作,这些内容之前我们并不熟悉,只是新鲜,拍摄更多是从审美角度进行判断。讲究构图用光以及技术的控制,我们特别迷恋从技术层面呈现影像,安塞尔 亚当斯是我们的偶像。

作为世界级的著名渔港,舟山沈家门港有大几百年历史,盛产多种鱼类,常年汇生产鲜活鱼、蟹、虾、贝。明末清初时,沈家门已成为水产品的集散地,贩鲜,或腌制的海产品销数甚巨,当地人依山而居,东山似青龙卧盘,西山如白虎伏踞,两山锁港,雄峙海门,故有"青龙卧镇沈家门,白虎伏居东海门"之传说。文革后的沈家门经济已经比较开放,渔民也比较富裕。尽管当时个体经济还没有全面开放,但已经有自由市场出现。社会经济体制还是人民公社,集体经济还是主体,渔船依然为集体所有,我们看到的渔民们工作并不是以家庭为单位,这些都和今天的社会经济结构完全不同。但当地的渔民和村民都非常友善,相比农民,他们的生活也要好得多,同时,尽管渔民的工作流动性很大,但一般不会有外来人员,他们都是本地人。

仿古象牙雕刻《文成公主进藏》

80年代南京仿古象牙雕刻

记南京大型仿古牙雕《文成公主入藏》诞生过程

刘道梵 2020.7.

1977年文革结束,华国锋主政,决定举办全国工艺美朮展览。通知一下来,主管江苏省工艺美术领域的领导,刚复职的张尧处长就兴奋起来了。把这项工作作为重点,亲自主抓推行。她同时得到省委的指示,江苏是全国工艺美朮大省、强省,一定要做出成绩。

我在文革前是厂里设计组负责人,文革中被靠边站了,文革后恢复继续做设计工作。当听到这个通知传达后,就思考起来,首先是选题。我当时经过对《红楼梦》的研究,决定选《红楼梦》中的第四回“贵妃省亲”做为构思、构图创作的题材。因为这一章回是红楼梦的核心内容。贾家的显赫全在这位贵妃,她的省亲是贾府最荣耀的大事。也是内含最丰富和最深刻的内容。贵妃是“老祖宗贾母”的孙女,但老祖宗还得向贵妃孙女行跪拜礼!这场面是大有文章可做的。我便开始抅起草图,荣府“大观園”大牌楼下接迎的场面,人物的安排……。

经过一星期,草图立意基本出来。便接到省里开会交流的通知。当时厂里只有我这一个创意,厂长刘暉就派我去开会了。会议在南京市大方巷,原国民政府外交部大院里的江苏省轻工业厅会议室召开,会议由时任江苏省轻工业厅工艺美术处张尧处长主持,各地各厂汇報各自的准备情况。我汇报了红楼梦“贵妃省亲”的创意和草图。其后是大家互相交流。我的好友,南京云锦研究所的汪印然所长提出:你们南京雕刻厂最善长和最有研究的是汉唐艺朮、特别是唐代作品,我建议您创作《文成公主入藏》,张尧点头称道:小刘,老汪说的有道理,您好好考虑。

我回来后向刘晖厂长汇报了情况,他便说好,那就选定《文成公主入藏》题材吧,你先设计起来。于是我被安排在资料室旁的厂设计室里开始急忙设计雕刻草图。我定下了大构思和构图,松赞干布迎接文成公主并马前行的场面。前面是打着彩旗的旗幡马队和边走边弹奏的歌舞队,两旁是夹道欢迎的藏族人民。松赞和公主并马行进,刚穿过高大而华美的“仪门”大牌楼,来到桥头,在其后是藏族的官员和大队的唐代捧着各件陪嫁品和礼物的队伍相互交谈。其下的路是个“S”形的大构图……。创作稿才进行了三四天,只有大牌楼的轮廓较为明显,其他都在模糊待完时,刘晖来说:接到通知要抓紧,来不及了。这张图就不继续画了,根据这个创意布局,现在就分工吧。朱至耀绘画基础好,他负责队伍的人马造型;你这些年一直在研究历代传统纹饰和造型,牌楼、旗幡、缨络、华盖一切人马装饰服饰由你负责;邱炽铭一直钻研花鸟画的,树、桥和流水由他负责。定稿后调配各自专长的雕刻人员进行,现在就开始动工。车间中专门把杨民生调出来雕刻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两个人和马的形象。

全厂合作奋战半年多终于完成。刘晖召集总装会议,检查未完成的地方和整体效果,提出两个大问题:一、底座(道路)用象牙雕刻还是用红木雕刻;二、象牙是着色还是本色。我坚持提出底座用红木,这样既省钱又省工,和仿古色更协调统一,更稳重,再就是仿古是我们的特色风格和优势,一定要做旧仿古。争论一番后刘晖采纳我的意见,底座用红木雕刻。关于着色不着色的问题再征求意见再说。我们底座刚完成,就接到省里通知要去南京军人俱乐部预展。我们便抓紧总调整,总安装,送往军人俱乐部预展审查。

这里有一个佳话,在制作期间,张尧多次到厂里检查进度,她在省里多次会上宣布,这次江苏绝不能落后,都要争取拿出精品来,我们苏州刺绣《你办事我放心》油画的仿绣和南京仿古象雕《文成公主入藏》要获大奖。当时闻扬州玉器厂也选题是《文成公主入藏》,我们双方设计人员原来都有友好交往,但现在都不能互相进行参观了。张尧是两个厂都看了,她就对扬州玉器厂说,你们停止,重新选题。你们和南京撞车了,并一再对扬州说:你们拼不过南京的。可是扬州玉器厂就是不听,瞒着张尧继续组织全厂设计和技工制作。

开始预展审稿了。那天刘晖安排我带人把《文成公主入藏》送到军人俱乐部展厅。我们把作品放在展馆楼下,我上楼去看展品的展位。见雕刻展厅,主位已被占。我们找展馆负责人难以解决。不一会刘晖来了,他一看,便叫抬起来上楼,进到雕刻展位。他便上前把原占在主位的展品搬到旁边。我们迅速把《文成公主》放在主位上。这时,外地调来负责展馆管理人员赶来制止,便争吵起来。声音惊动了正在别的展位查看的张尧处长,她走过来一问啥事,便一挥手对展馆管理人员道:“你们吵什么?不知道南京的《文成公主》是全省的重点吗?放在主位是定下来的。”这下管理人员便不再言语,低头走了。张尧上前一边看一边点头。“好好好,放稳它。你们好好安排人值班,确保安全。”刘晖就安排了一下值班,他便和张尧走了。

第二天正式开馆,派我值班。上午一开馆,张尧就到了,她陪着一批批人来参观。十时许,她陪着一位穿着很朴实的人来参观,张尧在他一旁介绍,来到雕刻馆《文成公主入藏》作品前,她详细介绍了我们的作品,那人一边看一边点头,快转身时,张尧问道“许书记,现在他们有一个问题。”那人便驻足侧身,问什么问题,“是做旧仿古呢?还是保持现在这个象牙本色?”“呵——”他边移步边道:“做旧可以么,不做旧也可以么……”我当时站在他的两三米处,听的很清楚。张尧便没有再问。这就是我过去从未见过,刚复出的省委书记许家屯,也是唯一一次。唉,他这话等于啥都没说。当时还听说昨天下午布置时,扬州玉器厂还是把他们的《文成公主入藏》送来了,张尧当时大发脾气“拿回去!叫你们不要做,你们偏不听!你们来看看南京的《文成公主入藏》,你们比得过吗?!”

是的,我们是仿古雕刻的专业生产厂,做历史题材的领军单位,既有雕刻人物的能人,又有历史题材立意、构思、创作的高手。更是全国绘画雕塑历史考证的标兵。再加上在雕刻材料上,象牙是最高贵、最理想的塑造材料,它无色不透明,坚硬、细腻又有韧性。扬州玉器厂怎能和我们比呢?扬州的作品最终没有展出!

预展后,张尧又亲自到厂里研讨关于象牙做旧还是不做旧问题。我坚持说仿古是我们的特色强项,不能放弃;二是题材内容和色泽厚重一致;三是,红木底座和仿古色统一,更突出了高雅和厚重。张尧赞同,叫我们加紧完成,送北京参展。1978年,全国工艺美朮展览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开展后,我们的仿古牙雕《文成公主入藏》立即产生了轰动效应。张尧坐镇北京非常高兴。布展时,扬州派专人坐飞机把他们的《文成公主入藏》再次送到北京,他们知道张尧不会同意展出,就通过轻工业部出面来向张尧疏通。他们说,确实我们比不过南京,但我们也花了大量心血的。相信在玉雕雕刻中还是精品佳作,让我们在全国大展上亮一个相。轻工业部工艺美术司的同志便出面向张尧相商了。但张尧一见扬州这样做便恼火了:“我第一次见你们和南京撞车,我两边稿子都看过了,你们和南京相比的差距太大了,我和处里的同志都一致认为你们应该停,重新选题材,你们就是不听。背着我继续做,我也有耳闻,便一再告诫你们停。后来我在大会上通报,确保南京仿古牙雕《文成公主入藏》和苏州刺绣《你办事我放心》进京获大奖。你们也不是不知,就是对着干!我们省里开过会了,决不准你们展出,回去!”轻工部的人也哑口了,扬州玉器厂只有把展品运回厂里展览室。

全国工艺美朮展览会开幕,轻工业部召开各专业部门评议会,进行总结成绩。雕刻专业会召开时,主持刚讲完开场白,全国牙雕权威和代表人物,北京老艺人杨士惠(全国人大代表)就抢着发言了,于是全场静下来,他激动地说:“南京仿古牙雕《文成公主入藏》盖帽了!”他做了一个竖大拇指的动作就说完了。全场一致赞同,当推第一!仿古象牙雕刻《文成公主入藏》充分表现出了我们的创作水平,它已经跳出了民间工艺的范畴,而是进入了美术创作的层面,是按美术作品来构思、立意、塑造形象创作的作品。这是我们群策群力共同完成的一件艺术品。展览会,出现了一批国宝级的作品。后来大家提出把这批国宝保留下来,藏入我们以后的中国工艺美术博物馆。意见传到邓小平那里,邓说:“你们还知道国家外汇没有了吗?当下拿什么去换外汇?只有这些工艺品了。特别是这些精品,外国才会抢着要,才能卖大价换外汇。卖卖卖。”就这样,这批国宝全流到国外换外汇了。我们创作的《文成公主入藏》被日本人收藏了。

参与制作这件《文成公主入藏》象牙雕刻创作,表现突出的还有杨民生、王兆杰、孙勤、毕京华、陈芳等同志……。

Want to start a project?

Send us a message and let us know what you want to create

联系我们